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少时为母学说书 古稀说书为乡邻
来源:微信 作者:高金钢 日期:2021年03月30日 点击量:
 

少时为母学说书      古稀说书为乡邻

一位说书人的艺术人生

        洛阳自古称谓河洛之地,而河洛文化中有一支奇葩——说书。即河洛大鼓!
        这种文化在我们老家偃师特别盛行,可以说家喻户晓,妇嬬皆知,人人喜爱!只要把扁儿鼓支起来,砰砰一敲,弦子一拉,人们马上就围坐一起演出就开始了,不用搭台子,三五人甚至几百人都可以演出,简单省事,非常方便,很受老百姓欢迎!
        他,今年七十岁,己到古希之年,本应是儿孙绕膝,安度晚年,享受人生福寿的时候,而他却整日奔波,不辞辛劳,为了丰富乡亲的文化生活,弘扬正能量,唱响主旋律,奔走于乡乡村村,沟沟脑脑,不涂名不取利,用说书的方式讲给大家听,把自己的余生无私奉献给百姓,他就是我的发小——孟现安!
        我俩是莫逆之交,忘年之交,一世之交。
        两家是世邻,仅有一墙之隔。小时候他们家院子的枣树伸到我家来,八月份枣红时,红彤彤的大枣惹人心动,我毫不客气的上到房顶偷摘着吃,直到吃饱为止。
        我们曾经一起去摘过别人家的西瓜,吃不完埋到他家门前的玉米地儿里;去摘过别人家的葵花;去都老憨儿的窑顶儿摘人家的杏儿子,他从二十多米高的树上掉到都家的院子里差点儿摔死,几乎要了他的命!
        为了挣二分钱,我俩一起烧水提着暖瓶儿去迴郭镇车站卖过开水等等,真是不胜枚举,三天都讲不完!
        他为什么学说书?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根由!
        他是为了尽孝!
        为什么?
         因为他家里太穷,姊妹六人,日子过的很苦,买不起二毛钱的票,所以在他十岁时就立志一定要把“说书”学会,省下钱来,亲自讲给他的母亲听!
         1961年他11岁,我也刚刚7岁。有一天晚上七时许,天已黑下来了,他们生产队饲养院子内,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位说书人,生产队给了几元钱请他说书,这位说书人是个瞎子,到了七点半,周围的人们陆续开始入场,每人收二毛钱,正是因为出不起这二毛钱,孟现安的妈带着他和我因买不起票而没看成,后来我俩骑在饲养院的东墙头儿上听了一会儿又被队干部赶下来,最终没听成只好回家!后来几天,这位瞎子又来说了几次,我俩都是因为没钱买票而没有看成!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上二年级的时候,那年冬天的一天晚上,天气十分寒冷,平原的东北风刮的呜呜乱叫,刺骨刺骨的冷儿,我们山化公社有一座电影院设在车站上,说是电影院哪有房子?也没橙子,只有四周用土坯砌起来的墙,围成一个长方形,里面建个土台子就成了电影院!那天晚上放的电影是《扑不火的火焰》,吃过晚饭,孟现安来喊我去看电影,我俩步行三里多路来到电影院,每人每张票三毛钱!我俩哪有?来的时候俩人在路上已商量好了要么爬墙头,要么翻墙进去!
        他和我都穿了件黑粗布棉袄,里边儿什么都没穿,下身穿了条单粗布裤子,里边连裤头都未穿。他脚上穿了一双露着脚后跟的粗布鞋,我穿了双儿母亲刚给我做的新黑斜纹布鞋,谁知到了电影院门口人山人海,看电影的人特别多,那时人人都穷,谁有钱买票?都是准备来爬墙头儿的!电影开始了,人们开始往票门口冲,你挤我拥冲不进去,我俩被裹在人群中间,个子又小被推来搡去,“不好啦!我的鞋被踩掉了!”我大声的对现安说!他急忙弯下去给我找鞋,我也弯腰去摸,由于人太多挤的很历害最终没有找到,电影也没看成,我只好光着左脚,穿着一只鞋回家了!第二天我妈把我臭骂一顿儿又配了一只儿旧鞋才算完事!
        还是这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天寒地冻,晚饭后我俩一起去魏窑村看说书,演出地点设在小学操场上,还搭建了台子,男女老幼,人头攒动,人多的很!
        晚上说的是《小八义》,票价三毛钱,我俩又是没钱进不去,唯一的老办法还是爬墙头,但村里派民兵把守非常严格,想爬墙头都没门儿!
        我俩转来转去,发现在临马路边儿离地五十公分高的地方有一山水口,人能爬过去,进去就是学校的操场,我俩毫不犹豫就决定爬过去!
       现安先爬!刚爬过去就被巡逻的民兵抓着了,我见势不妙撒腿就跑!过了几天,我们学校知道了,非要开除他不让上学,他母亲好说呆说都不行,后来通过王伟征老师做工作才算了事!
       他,就是这样着迷于听说书,看说书,学说书!
        他的记性特别好,只要听过的就能完整的记下来,让他复述一遍毫发不差!
        我家大门前有一块儿小三角地儿,叫“沟嘴儿”,约有十平方米,到了夏天,微微的东南风吹来,很是凉爽,每到吃晚饭的时候,两家人都端着碗坐在石台儿上吃着饭聊着天,非常惬意!
         饭后,现安利用这个机会,使展本领,把自己学来的书说给大家听,逗的我们捧腹大笑,他说的最多最好的就是“孝儿经”,到现在还是他的看家戏,说了几十年都没放弃,越说越好!
        他家大门前有棵百年老槐树,据说上面有神,谁也不敢动,神会保佑大家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树下有两个石台儿,就是在这个树下,孟现安第一次专场为他母亲做了演出,说过“拉京芭”,“孝儿经”,”岳飞传”,乐的他母亲哈哈大笑,开心极了!现安见他妈这么高兴就说“妈,以后咱再也不为买票发愁了,只要您想听,我随时说给您听!”“行!你真是个好儿子,妈听你的!”就这样孟现安的愿望实现了!
        从此,孟现安学会了说书。
         就这样,孟现安无师可教,完全靠自学在学书的道路上,艰难的爬行,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走向艺术的巅峰!
        1969年元月份,孟现安应征入伍参军到了部队,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在部队期间仍没有放弃他的爱好,时常说给战友们听,不仅活跃了部队生活,而且逗的大家哈哈大笑,很受战友们的欢迎!
        1973年12月份,孟现安经过部队五年的历练退伍回家开始从政从商,先是在公社工业办工作,后来下海从事经商一直到现在!
        他先后到过郑州,去了河北,最后常住温州!无论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他的声音,他就把书说给朋友和客户,说给周围的人们听!
        2006年,他操劳一生的母亲因病逝世,他悲痛欲绝,悲在失去了慈母,痛在再也不能为母亲说书了,岂能不悲!
        后事办完后,他沉默了,不知以后把书说给谁听?
        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说给乡亲们听!
       于是,他走街串巷,谁家有红白喜事,村里逢年过节演节目,他都积极参加,不要分文报酬,义无反顾的为乡亲服务,乡亲们叫他“孟艺人”!
        2008年,他组建了五人艺术团,四处演出,随叫随到,名震乡里!
        2009年,他被河南省曲艺家协会吸收为会员!
        王窑村有位抗美援朝老兵,叫王科,十六岁参军奔赴朝鲜前线杀敌,战功显赫,知名度很高,是偃师市一千五百余名抗美援朝老战士之一,今年九十多岁,因腰部负过伤加之年事已高,行走不便,他十分想听孟现安说的书,说自己已经老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听一次孟现安说的书!孟现安知道后,决定实现老人的心愿!
        于是,他联系了老曲艺家,全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河洛大鼓名角王春红,又专门为老人创作了《十九大赞歌》、《脱贫攻坚的好典范》等唱词,在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之际,在村广场搭建台子,把老人请到台前,坐在最好的位置,为村民演出了3天,专门为老人演出《王三姐拜寿》等节目,让老人听了个够,王科感激的说“太感谢你们了,你们实现了我的心愿,是我的大恩人啊!”
        2020年10月1日,国庆节放假,我和夫人一同回到老家。
        孟现安得知后,盛情邀约到他家做客,并设宴招待我们,饭后他为我俩作了专场演出,把他看家的节目《绕口令》说给我俩听,那真是:走遍天下无觅出,唯有此处叫绝活!
        孟现安在部队时入了党,至今党龄已有近五十年,但他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了王窑村的建设,为了老百姓的利益,默默无闻的贡献着!
        他自从商富了以后,把原来的老房子扒了又修建成二层楼,房子大了,家里宽畅了,他就把家作为演出场地,隔三差五,逢年过节就把乡亲们接到家里,少者三五人,多者几十人,长年义无反顾的无偿为大家演出,乡亲们称赞他是一位“艺高德厚”的大好人!
        孟现安是位老党员,他在孜孜无求的奉献着!
        他是一位艺人用他的高超艺术为老百姓服务着!
        艺术造就了他!
        他书写了人生!
 
作者:高金刚
 
2021年3月28日于湖北省十堰市家中
严正声明:本站文章可以分享,但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