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鼠药计
来源: 作者:吕武成 日期:2014年04月03日 点击量:
 

鼠药计

河洛大鼓

吕武成

尊老爱幼分善恶

如今世事颠倒着

在过去都是婆婆管媳妇

现在是媳妇管婆婆

洛阳市有个新安县

离城二十里有个何家坡

有一个小伙叫何永乐

他的娘人称老王婆

老王婆四十岁上熬了寡

拉扯着永乐过生活

何永乐大学毕业后

分配到西安去工作

西安市工作三年整

结识了姑娘张玉娜

两个人花前月下盟誓愿

情也投来意也合

也自从玉娜把门过

偏和她婆子搁不着

咋搁不着哩?先说这老王婆看不惯张玉娜。

针线茶饭都不会

庄稼活样样都不摸

清晨起来啥活都不干

对着镜子瞎拾缀

头发能梳两三遍

上面还用香水泼

刷牙能刷十来分

刷得满嘴冒白沫

描罢眉又涂口

嘴唇抹得红可可

雪花膏擦罢头遍擦二遍

还整上一个青眼窝

哪象一个正派女

活跟妖精差不多

伸床叠被扫罢地

吃罢饭就是十点多

就这样还把活来干

打开喇叭放音乐

嘴里边哼哼唧唧跟着唱

小细腰,圪扭圪扭跳迪斯科

咱不说婆婆嫌媳妇

再说说媳妇嫌婆婆

穿衣打扮不讲究

做活笨手又笨脚

从来不把牙来刷

出口气,离大远就能熏死我

一说话唾沫星子满天飞

一惊一乍乱吆喝

嘴又俗,真哆嗦

动不动指手又画脚

光这此毛病还不算

人老啦,咋还吃得那样多

糊涂饭呼噜呼噜喝两碗

还能再吃俩菜包馍

吃得多,喝得多

吃罢饭,掂着裤子上厕所

咋看都觉得不顺眼

气得我瞪着眼睛没啥说

就这样我嫌你来,你嫌我

婆媳两个搁不着

这一个见面嗍着嘴

那一个见面黑丧<1>

这一个指桑把槐骂

那一个比鸡把狗说

这一天鸡子蹬倒了麦菠萝

这可气坏了老王婆

撵得鸡子满天飞

嘴里边不干不净乱敲涉

死鸡子你不会把蛋下

老婆我要你做什么

毛羽梳得光又亮

整天专把事非惹

张玉娜正把头发梳

一听就知道是敲打我

“呼”一声蹿到当院里

拿棍子就往母猪身上戳

“嘿,你老母猪撒欢,亮你那黑肚皮哩!老母猪打哈欠,鬼<2>你那黑牙跟哩。”

没尿泡尿照照你那啥鳖形

又是叫唤又撒泼

老成这样还不死

恼上来打死放到卤肉锅

老王婆一听:“你骂谁是老母猪?”“你骂谁是老母鸡?”“好哇,反天啦!

从古到今从头论

谁见过媳妇骂婆婆

玉娜说,好老婆见过多和少

没见过,你这老婆这样恶

王婆说,永乐长到二十多

从来不敢顶撞我

玉娜说,长凭大没受过窝囊气

哪龟孙敢欺负我

王婆说,你娇生惯养不知礼

玉娜说,你胡搅蛮缠糊涂婆

王婆说,今天我要不管住你

以后上我头上屙

玉娜说,不要认为你厉害

姑奶奶,我也不是那好惹

“啊,你成我的姑奶奶啦?扒叉得还不低哩。邻居们都听着啦,人家娶媳妇哩,俺倒娶一个姑奶奶啦。呸,你这不要脸货!” “啊,我不要脸?咋不要脸啦,是勾引野男人啦,还是办啥不蹿脸事啦?不说清楚我撕你的嘴!”老王婆往地下一坐:“邻居们都听着啊——,俺媳妇可是打我哩。”

婆媳俩吵着就要打

惊动了邻居忙拦着

这一边劝住了老王婆

那一边拉住了张玉娜

张玉娜拉到她屋里

上房屋劝回老王婆

咱不说邻居都散去

再说说,老王婆,上房屋里把电话拨

“喂,是永乐吗?哎,我是你妈,哎哟,儿啊,我可是活不成了啊。”

千不怨,万不怨

都怨你媳妇老是恶

她敢骂我是老母猪

还要往我嘴上戳

要不是邻居们拦得快

老婆我嘴唇要撕豁

永乐你赶快回来吧

老婆我可是不打算活

早回来一时能相见

晚回来一时见不着

何永乐连说好好好

我立即买票上火车

刚刚他把手机合

又听来电响音乐

这又是谁啦?12322576529,这不是玉娜的手机号码?我正要问她哩,她倒来电话啦:“喂,是玉娜吗?啊,啊,啊,知道了,你先别着急。我马上回去。好,就这样,挂了啊。”

何永乐低头暗啄摸

适刚才,张玉娜电话里边哭得恶

她言说,俺的娘当众骂她不要脸

邻居面前怎样把人做

若不念夫妻情义好

她早已喝了老鼠药

我要不把老娘管

从此以后各走各

这一边,夫妻恩爱情似海

那一边,养育之恩比山河

她们各说各有理

倒叫永乐我怎样做

想到此,西安西站上火车

一口气坐到安乐窝

下火车,不歇脚

恨不得一步踏回何家坡

街坊邻居都问过

这才去见老王婆

“妈,我回来啦。”老王婆抱住儿子可哭啦:“永乐,娘可是活不成了”

“妈,你消消气,邻居们都向我说啦。玉娜是做得不对,可我听说是你先骂的她?”

“我是骂老母鸡哩,又没提她的名。再说你媳妇那成色我也真是看不顺眼。”

“妈,时代不同啦,现代人之间的生活方式不一样。时间长,你老人家慢慢也就习惯了。再说亲闺女还有惹你生气的时候哩。”

“哼,亲闺女要是这样,我早就把她推黄河了。”

“妈,不是俺要说你,你咋这样糊涂哩?”老王婆一听火了:“我糊涂?好哇,你大老远跑回来教训我来了!这真是花喜鹊,尾马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你这不孝的儿子啊。”

想当初你的父早死去

撇下你小冤家才三岁多

咱家里塌了半个天

你的娘我也不想活

见儿子健康活泼娘欢喜

有点病活活要吓死我

半夜里背你上医院

羊肠道,深一脚来浅一脚

不小心滚到山坡下

娘紧紧把儿来揽着

任凭娘浑身磕得稀巴烂

小冤家你安安稳稳正睡着

六岁那年你最淘气

摸到野外寻不着

你娘我,从天黑寻到大半夜

从半夜寻到月亮落

咱母子高山上边见了面

我又是疼,又是恨

想打你难把巴掌落

泪水汗水洒一处

小冤家你还是笑呵呵

七岁上送儿到学校

为娘我天天接送着

怕儿贪玩不学习

怕儿淘气把祸惹

小学初中都好过

难就难在上大学

有钱人怕儿考不上

穷人家学费没着落

亲戚求,邻居借

东家错来西家挪

一分钱掰成两半用,

也不想委屈你小永乐

为挣钱一年四季把工打

起早贪黑去干活

纺织厂给人家打手套

打铝石上过高家坡

黄河边上捞过鱼

新安县城卖蒸馍

为交学费把血卖

大夫说,身体太弱不敢做

我好话说有千千万

针管插进我胳膊

没抽完昏倒在手术台上

这件事至到如今不敢说

老王婆泣不成声难言语

“朴嗵”声跪下了何永乐

“娘,你不要再说了……”

娘的话一字血来一声泪

何永乐心中如刀割

娘养儿受尽了千般苦

怎忍心再让娘受折磨

千错万错儿有错

好不该娶下这张玉娜

恼上来我把婚离

再一想,不妥不妥实不妥

别人会骂我陈世美

喜新厌旧乱指戳

低头一想有有有

定要害死张玉娜

“啊,永乐,你要害你媳妇?可不敢呀。娘我老啦,还能活几天哩。只要你们能好好过日子就可以啦。”

“娘,话不能那样说。

娶媳妇不过是割韭菜

死了这个再娶那个

我的娘若有好和歹

生身母上哪再找第二个

老娘休要再劝我

不杀那贱人我不姓何

“永乐,杀人犯法,可是要偿命呀。”

“娘,我是大学生,岂能不知道法律?要害咱就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让外人知道才是。”

“那你打算咋害那女人哩?”

“娘啊,你想,你俩刚吵完架,张玉娜要是死啦,邻居肯定会怀疑咱,要惊动公安局就麻烦了。所以现在不能动手,我明天走后,你就向她赔礼道歉。”

“啥,叫我给她赔礼道歉?石狮子屁股,没门儿!”

“哎,娘,这不是假的嘛,要不这样,咋遮住外人眼哩?要让邻居们都知道你们婆媳和好了,到那时,我也就有办法了。”

单等着你们和好一百天

我带回来两包老鼠药

老鼠药放到茶杯里

想办法叫那玉娜喝

就说她得了急病死

连夜火葬别耽搁

娘家来人也跟不上

只能看见骨灰盒

这个主意真不错

神不知来鬼不觉

“永乐,你这一手也太狠了吧?”

“常言说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谁让她惹你老人家生气哩?妈,你只管照计行事,剩下的交给我来做。”

何永乐上房屋里安排就

这才来见张玉娜

张玉娜末曾开口先落泪

满腹委屈叫永乐

何永乐连忙摆摆手

叫声玉娜不要说

“玉娜,啥也别说啦,知道你受了委屈。可话又说回来啦,俺妈老糊涂啦,你咋和她一般见识?再说做晚辈的和老人吵闹,叫外人看见只能说咱不孝。”

“啊,永乐,照你说的,你娘上我头上拉屎我也不敢动弹?到底是你妈哩,说话都向着她!好,你妈待你亲,待你近,你说和你妈过一辈子吧,我走哩。”

“啊,玉娜,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回去就是和你爹过一辈子哩?话说到这份上,你愿意走就走,我决不强留!”

“啊,永乐,你要撵我走?”

“是你自己要走,怪不得别人。”

“好你个永乐啊——

何永乐把绝情话儿说

张玉娜从头凉到脚

山盟海誓成泡影

夫妻恩爱一刀割

三岁上死了俺的娘

老爹爹含辛茹苦把我养活

自从咱俩相爱后

这桩婚事多波折

为了你得罪了亲朋好友

为了你舍饭碗丢了工作

为了你与爹爹吵架翻脸

为了你父女之情一刀割

为了你茶不思来饭都不想

为了你夜不寐来眼不能合

我只说相亲相爱把日子过

想不到今天你撵我

咋有脸回到俺娘家

见俺爹爹怎样说

我往哪里去,我往哪里摸

恼上来我去跳黄河

张玉娜说着往外走

何永乐一见忙拦着

“玉娜,你消消气,刚才是我把话说过分了。”

千不该来万不该

火头上把话来说错

你丢家舍地为了我

我怎能把负心男儿做

千不怨来万不怨

怨只怨俺娘你的婆

恼上来我把老娘害

也省得影响咱夫妻的好搁合

何永乐说出了害娘的话

一旁边吓坏了张玉娜

“永乐,这可万万使不得呀,尘世上哪听说亲生子害娘的事儿?现说你的娘纵有千错万错,也不犯死罪呀。”

“玉娜,常言说,事在人为嘛。再说俺的娘这样大年纪啦,早死几年和晚死几年是一样的。”

“杀人触犯刑法,是要偿命哩,你被枪毙啦,俺还活个啥?”

“要害咱娘就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能让人怀疑。从现在起,你得听我安排,明天一早就向俺娘陪情道歉。”

“啥,让我给她赔礼道歉?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你不这样咋遮住外人眼哩?不光要赔礼道歉,往后还得天天对她好,叫娘叫亲点儿,叫甜点儿,越亲、越动感情越好。”

“唉呀,永乐,你这不是难为我吗?看见她就恶心,咋与她亲热哩。”

“这不是在演戏嘛。为了咱长远的幸福生活,你说委屈这一百天吧。

单等着,三个月以后百天过

我带回来两包老鼠药

老鼠药放到茶杯里

想办法叫俺老娘喝

只要老娘一伸腿

连夜火葬别耽搁

纵然舅家来人了,

骨灰盒他能看出什么

瞒天过海都哄过,

神不知来鬼不觉

一夜光景咱不表

第二天,何永乐离家上火车

老王婆送走儿子回家转

坐在上房暗琢磨

永乐再三交待我

叫我给媳妇把好话说

俺有心给媳妇赔不是

凭大年纪,我这老脸往哪搁

老王婆正在为难处

打外边进来了张玉娜

张玉娜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茶进来啦,把茶往桌上一放,亲亲热热的喊了一声:“妈,赶快喝茶吧。”

老王婆楞了半天,这不是在做梦吧?儿媳妇来俺家这长时间啦,还没叫过一声妈哩,今天这日头是从西边出来啦?这一声“妈”呀,喊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心里热呼呼的,老婆我正愁没有台阶下哩,她给我搬一把梯子;我正想瞌睡哩,她递给我一个枕头。赶紧顺水推舟,做一个人情吧。老王婆连忙站起来接住,一时倒也不知说啥是好。张玉娜又说:“妈,咋天是俺的不对,不该惹你老人家生气,今天向你赔礼啦。”

老王婆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媳妇,咋天那事要说是俺对不起你呀。”

“怨俺。”

“怨我。”

常言说一句好话三分暖

老王婆阵阵暖流涌心窝

仔细想咋天是我的错

更不该定计要害张玉娜

老王婆又是后悔又害怕

突然间头昏眼黑站不住脚

老王婆见媳妇向自己赔不是,一阵狂喜,又想到儿子为了自己要害玉娜,不由得一惊,这猛一惊、一喜,病就来了,突然间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只觉得头“嗡”地一声,眼前直冒金星,“朴嗵”栽倒在地。这可真是乐极生悲啊。

老王婆心脏病发了作

这可吓坏了张玉娜

急忙拨打一二0

不一会儿来了救护车

老王婆送到医院里

打针输液又灌药

抢救了三天并三夜

张玉娜眼都没有合

 

又打针,又吃药

端屎端尿伸被窝

全凭她一人来忙活

这三天她瘦了三斤多

总算是过了危险期

老王婆睁开眼叫永乐

“永乐,永乐,玉娜,永乐怎么还没来?”

“妈,公司人说他出差在外,妈,永乐不在,有我哩。”

老王婆拉住玉娜的手禁不住俩行老泪“咕噜噜”落了下来:“玉娜,可难为你了。你比亲闺女待我还亲啊。”

玉娜见老婆动了感情,也不由得心里一热,鼻子一酸,眼圈儿一红,眼泪也就滚了出来:“妈,从小俺死了亲娘,从来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滋味,今天才知道有娘是多么的幸福?你没有亲闺女,俺没有亲娘,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娘,我就是你的亲闺女!你就是打我一下,骂我一声,我也毫无怨言,娘打闺女,天经地义呀。”

“唉呀,我的媳妇,不,我的好闺女呀,你就是噎我、气我,我也是高兴的。闺女气娘,理所应当呀。”

这真是,人间自有真情在

满天乌云风吹落

虚情假意变真情

假戏当成真戏做,

我敬你来你敬我

婆媳两个好搁合

时间过得如穿梭

转眼就是仨月多

咱不说婆媳多和睦

这一天回来了何永乐

何永乐只把家门进

怀里边揣了两包老鼠药

客厅里边落了坐

掏出来两瓶饮料桌上搁

妈呀妈,听说你爱喝香槟

玉娜呀,听说你好喝可乐

把王婆拉到一边去

再叫老娘你听着

千万不敢喝可乐,`

那里边下有老鼠药

老鼠药名叫三步倒

 

张玉娜,要是喝

一时八刻命难活

老王婆吓得直哆嗦

永乐呀,千万不敢害玉娜

何永乐一听瞪瞪眼

老娘你咋来回说

今日快刀斩乱麻

你啰哩啰嗦干什么

又把玉娜拉到一边去

再叫玉娜你听着

千万别把香槟喝

那里边下有老鼠药

蒋大为的鼠药毒性大

俺的娘,要是喝

七窍流血命难活

张玉娜吓得白了脸

永乐呀,千万别把傻事做

何永乐一听把眼瞪

男子汉,一言既出如水泼

一切按照计划办

这事保险没差错

叫老娘赶快喝香槟

叫玉娜赶快喝可乐

老王婆吓坐在流平地

“朴嗵”声跪下了张玉娜

一齐抱住永乐的腿

痛哭流涕把话说

老婆说,永乐呀,千万不敢害媳妇

玉娜说,永乐呀,千万不敢害婆婆

老婆说,要不是你媳妇侍候我

老婆我有命也难活

玉娜说,咱的娘待我真正好

比亲生母亲强得多

老婆说,要害先把我来害

玉娜说,

你干脆一刀戳了我

何永乐一听哈哈笑

怀里边掏出两包老鼠药

早知道你俩会后悔

老鼠药根本没往酒里搁

叫玉娜赶快摆酒席

咱举家吃个团圆乐

这本是,巧劝家务一回事儿

唱到这里算结果

小伙们听罢这段书

不妨你学学何永乐

婆媳关系要不好搁

你也去买包老鼠药

说归说,乐归乐

千万别把真事做

2005421初稿

200626第二稿

2006-12-14日第三次校对



<1> 黑丧:新安县大山以下方言,黑丧着脸,意指脸色难看。

<2> 鬼:这里是方言,炫耀的意思。

严正声明:本站文章可以分享,但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上一篇:贬潮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