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除奸
来源: 作者:吕武成 日期:2014年04月03日 点击量:
 

除奸

 

河洛大鼓

 

唱的是一九四三年

日本鬼进犯咱中原

大好的河山遭沦陷

黎民百姓受灾难

春雷一声天地变

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人民把身翻

同日寇展开了游击战

只打得,日本鬼夹着尾巴无处窜

边区有个界口县

大路上走过来人一员

观年纪不过三十三

行动大方又威严

一付墨镜遮住了眼

戴一顶礼帽红圈沿

身穿长袍搭脚面

黑明光的皮鞋脚上穿

手里拄着文明棍

嘴里刁着带把儿烟

行动步履多稳健

仪态举止真非凡

他本是共产党员张志安

奉命到界口除内奸

说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由于叛徒的出卖,中共界口县地下党组织惨遭敌人破坏,以县委书记赵子明为首的三十多个党员全部遇难,损失惨重。地下党员张志安奉了上级的指示,要乔装改扮,潜入界口,一来查处叛徒,为死难者报仇;二来重建地下党组织,开辟敌后根据地,领导群众,狠狠打击敌人。张志安走在路上,不由得思绪万千哪——

张志安迈步奔阳关

心潮澎湃波浪翻

此一番来到界口县

千钧的重担非等闲

想起了县委书记赵子明

想起了党员常永丹

想起了伙计大老李

想起了哥们王大山

一个一个遭了难

刑场惨死归黄泉

战友们从此难见面

怎不叫人心痛酸

可恨叛徒太阴险

出卖同志罪滔天

此番要落到我的手

想逃活命难上难

千刀万剐难解恨

要为死者报仇冤

正行走看见了界口县

凭证件进了城东关

触景生情好感叹

想起了同胞兄长张志宽,

想当年家乡山西遭荒旱

俺弟兄俩逃荒到河南

带来了山西名吃刀削面

界口镇开一个饭店度日难

到后来参加革命入了党

南征北战不得闲。

听说哥哥也入了党

还成了地下党的联络员

这一次界口出了事

不知道兄长他可安

弟兄多年难见面

怎不叫人把肠牵

我先到饭店去看看

弟兄们见面叙情缘

正思想,抬头看

饭店不远在面前

朗朗招牌写大字

“张记饭庄”写得端

前四间门房多体面

伙计端茶来回窜

张志安迈步把门进

堂馆带笑开了言

“客爷请坐,准备吃啥酒席?”

“快让你家掌柜出来见我。”

“客爷,你是……”

“哈哈,他出来一看就明白了。”

“好,您少等!”

堂倌慌忙往里传

迎出了掌柜张志宽

志安一见忙立站

抱手拱安叫一番

“哥哥你好!”

“啊!是志安?哎呀我的好兄弟,可把你盼来了。走,楼上叙话。”

张志宽拉住了兄弟的手

心里又惊又喜欢

转身领路把楼上

志安紧紧跟后边

举目抬头细打量

哥哥的变化不一般

当初哥哥黑又瘦

如今发福体态宽

满面红光面带笑

水烟袋就在手中掂

走路不紧出不慢

嘴里边“吱吱”吸着烟

张志安看罢心暗想

不由得阵阵起疑团

这饭店原来是联络站

哥哥是地下党的联络员

地下党既然遭破坏

这饭店为啥得保全

三十多个党员全遇难

为什么哥哥却安然

这桩桩件件细盘算

看起来这般里边定有弯

张志宽前边引着路

心里边又喜又不安

喜的是弟兄多年又相见

一母同胞情义宽

忧的是,兄弟多年来不回转

今日到此为哪般

听说他加入了共产党

还当过八路军的侦察员

真可叹弟兄俩本是一母生

两股道上行的船

他是否知道我叛变

莫非他是来除奸

酒楼上我把他试探

随机应变巧周旋

弟兄俩上的是一座楼

怀的心事不一般

手拉手来把门进

桌前落座把茶添

张志安未曾开言先叹气

连把兄弟怨一番

自从那年分了手

一晃就是十来年

为何不把为兄看

为何不把书信传

唯恐小弟有凶险

为兄昼夜把心担

今天总算见了面

是哪阵风把你刮回还

志安说,投身革命即为家

血风腥雨好几年

几次欲把哥哥探

没有机会见面难

战乱通信也不便

还望哥哥多包涵

志宽说,兄弟呀

今天 怎么有了空

来到界口为哪般

志安说,地下党组织出叛徒

同志们牺牲损失惨

兄弟逢了上级的命

查叛徒,除内奸

为死难的战友报仇冤

 

张志安“叛徒”二字讲出口

志宽听得心里寒

果然不出我所料

兄弟他是来除奸

怎知叛徒就是俺

他却蒙在鼓里边

想当初,俺向日本告了密

递下了地下党的黑名单

日军包围了赵家庄

活捉了党员三十三

太君把俺来夸赞

立了大功赏银元

他说道,只要效忠天皇把功劳建

管保俺金钱美女和高官

他让我仍然开饭店

仍假装地下党的联络员

暗中把共党的消息探

张开了大网让鱼钻

来上一个死一个

来上两个命归天

今天鱼儿把网进

倒叫志宽做了难

来的是俺的亲兄弟

更何况弟兄多年见面难

我给日本抓共党

他给共党来除奸

欲再说今天放他走

太君知道了我活着难

欲再说今天不放他,

对不起早死的爹娘在黄泉

欲再说今天把他放,

放一只猛虎归了山

兄弟知道俺叛变

一定不会轻饶俺

罢罢罢,事到到如今我先下手

鸣枪为号把信传

枪声响引来便衣队

酒楼上抓住张志安

急转身要把手枪掏——

猛一想,啊

俺弟兄之情重如山

 

兄弟相处多少年

从没有吵架把脸翻

不幸爹娘下世早

撇下了兄弟在幼年

我亲手把他拉扯大

怎忍心送他到鬼门关

害了别人犹还可

害自己兄弟心何安

不能不能实不能

作难作难实作难

有了

既然弟兄情谊重

何妨实话对他谈

借机再把兄弟劝

一同投靠日本官

想到此,强装镇静哈哈笑

兄弟不知听我言

“哈哈,你算真问到地方了,要问这叛徒嘛……”

“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就是你同胞兄长张志宽”

志宽还要往下讲

张志安万丈怒火涌心间

“噌”地一声挺身站

用手一指张志宽

“只说你是共产党员

谁知你卖国求荣当汉奸

叛变革命最可耻

出卖同志罪滔天

越思越想心越恼

“唰啦”声,拔出手枪明闪闪

枪口对准了他兄长

张志宽只吓得魂飞九重天

想不到弟兄之情他不念

定要与我来为难

只要他指头轻轻勾一勾

我顷刻报到鬼门关

兄弟生来秉性傲

犟起来九头公牛也拉不还

来硬的肯定要吃亏

说好话与他巧周旋

“叫兄弟快把枪放下

咱弟兄有话慢慢谈

咱弟兄生到了一根秧上

既是同根何相煎”

一句话问住了张志安

不由得阵阵心里酸

弟兄离散好几年

且喜今日得团圆

只说弟兄团圆乐

哪料想,刚见面就把脸来翻

开枪打死亲兄长

同根相煎心何安

张志安仰天长叹难动手

一旁边喜坏了张志宽

“兄弟,不好,便衣特务上来啦!”

张志宽骗得兄弟回头看

“唰啦”声,一把盒子顺手掂

抵住了志安后脊梁

轻轻喝声张志安

“站住,不许动!把枪放下。”

张志安觉得背后被硬梆梆的东西抵住,后悔莫及。不好,上当了!只得重新把手枪插回腰中,转过身来,把眼一闭:“你打死我吧。“

志宽叹了一口气也把枪放下:“唉,我要舍得打你,早就动手了。”

兄弟莫要怒冲天

咱弟兄把心事慢慢谈

想当初我看这世道昏暗

穷人们被剥削又受摧残

灾荒年拉棍子逃荒要饭

丰收年抓壮丁杂税苛捐

财主家酒肉臭粮食沤烂

穷人们冻饿死尸骨成山

狠狠心我参加了共产党

下决心要把世道翻一翻

穷人们当家作主能掌权

均贫富天下太平万万年

谁知道想得美难趁心愿

打天下不容易实在艰难

自从那日本人把咱侵犯

践踏了东三省大也河山

国民党吓得都不敢抗战

许多人投日本当了汉奸

共产党人马少势孤力单

想赶跑日本人难上加难

眼看看共产党就要完蛋

这革命能革到哪日哪年

有多少好山河被人侵占

日本人坐天下势在必然

日本人好比是一座大山

共产党就好象一个鸡蛋

拿鸡蛋去碰山碰个稀烂

再革命就革到了鬼门关

有道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何必要驾着孤舟去冒险

劝兄弟快回头犹未为晚

投日本我保你定做高官

念及咱弟兄情才把你劝

拿主意悬崖边勒马回鞍

张志安只听得怒气冲天

叫兄长可记得入党的誓言

抛头颅洒热血丹心不变

下决心跟党走志向更坚

关键时丧气节投降叛变

愧对党对你培养这几年

眼见得山河破碎遭失陷

有多少仁人志士把心担

到处有爱国的热血儿男

为抗日捐身躯含笑九泉

说什么共产党势力孤单

说什么日本人一统河山

可笑你目光浅无有远见

真乃是井底蛙坐井观天

毛主席点燃了星星之火

抗日的烽火熊熊燎原

共产党唤起民众千千万

贼日寇横行霸道能有几天

不受一番风霜之苦

怎能够万紫千红春满园

只有冲破了黎明的黑暗

才能引来晴空万里艳阳天

张志安义正辞严的一席话,志宽听得毛骨悚然。暗想:原指望劝他同投日本,谁知他心如铁石,看起来不行了。既然不行,再难顾及兄弟情肠,今天是有你无我,有我无你!常言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必须先下手为强!他想到了这里,下意识地抬起了手枪。张志安早有察觉,说得迟,那时快,“噌”地飞起一脚,“哎哟”,正踢在张志宽的手腕上,“咣当”一声,手枪磕飞了。张志安把枪抵在了哥哥的胸口上,张志宽万念俱寂,两眼一闭:完了,完了,想不到升官发财的美梦顷刻就要破灭,而欲致他于死地的正是自己从小把他拉扯长大,相依为命的亲兄弟!想到此,不由得悲从中来,泪如雨下:“兄弟,慢点动手,你现在打死我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唉,为兄死在眼前,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求你以后若能回到老家,替为兄到爹娘坟上烧张纸,压锨土。为兄我,我再也回不去了……兄弟,念及咱父母不在得早,为兄把你扶养成人的份上,你,你就最后叫我一声哥哥……我就是死也瞑目了啊。”

“唉呀呀。”一句话戳到了张志安的痛处,只见他啷啷呛呛倒退了几步,只觉得天摇地转,头昏目眩,险些栽倒在地:“唉呀呀,我的哥哥,我的大兄长啊,你你你,可让我怎样处置你呀——”

张志安想起了往事心痛酸

止不住两眼泪不干

爹娘死我才两岁半

哥哥也不过十二三

白天背着我把活来干

到夜晚紧紧把我搂怀间

哥给我一口一口喂过饭

哥为我受尽委屈做尽难

为养我哥给地主把羊放

为养我荒郊打柴野菜剜

米面窝窝给我吃

他自己吃些粮菜团

七岁上我上山把柴打

财主的孩子欺负俺

把俺诳到了野山岭

把柴禾扔到了深山涧

失迷了路径我难以回转

太阳落只哭到月上当天

密林里传来了豺狼叫唤

象我这没娘的孩子由谁可怜

哥哥你披星戴月把山上

满山头“安子、安子”连声喊

咱弟俩高山上见了面

你又是疼,又是怨

紧紧把我抱怀间

忘不了咱弟兄一块讨饭

冷不防一条疯狗往外窜

志安我跑不及腿被咬烂

鲜血流疼得我哭叫连天

危急中哥哥你撕破了衣衫

包伤口又把我背回家园

腿肚肿化了脓伤口溃烂

兄弟疼哥哥哭心似油煎

你嘴对着伤口把脓吸

不嫌脏只累得热汗涟涟

泪水汗水洒一处

弟兄之情重如山

数年来养育恩未报半点

害兄长张志安我心似刀剜

张志安拿枪的手不住地发抖,这支手枪重如千钧啊。只要轻轻一勾,自己就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失去了相依为命的亲兄长!从此以后,生死离别啊。想到这里,他揪心般地难受。猛然间,脑海中浮出死难烈士的身影,仿佛看见老赵、大老李、大山等战友们正静静地看着自己。啊,他们是多好的同志啊。他们为党、为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叹壮志未酬,惨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而置他们于死地的正是自己的同胞兄长张志宽!这个贪生怕死,屈膝投降的可怜虫,这个双手沾满共产党员鲜血的叛徒、刽子手!他还是我那宽厚仁慈的哥哥吗?他变了,变成了人民的罪人,民族的败类!我要放了他,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更对不起死难的战友啊!张志安想到这里,沉痛地说道:“哥哥,休怨小弟忘恩负义,不念养育之恩,实在是你罪孽太深啊。”

张志宽泣不成声:“为兄不指望你能饶恕我,只求小弟念哥哥死在他乡异土,无亲无故,用薄棺将为兄草草掩埋,已经知足了。”

张志安含泪点了点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慢慢地举起了枪,扣响了板机……

只听得“叭”地一声响

酒楼上倒下了张志宽

枪声一响不打紧

饭店乱成粥一团

有几个便衣特务把楼上,

冲上前要抓张志安

这一回打死了亲兄长

下回书虎口巧周旋

这本是“除奸”书一段

大义灭亲美名传

 

武成

19911025创作于楼下

2006-10-21日录入电脑时略作修改

 

严正声明:本站文章可以分享,但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下一篇:为 人 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