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马前泼水
来源: 作者:吕武成 日期:2014年04月03日 点击量:
 

马前泼水

河洛大鼓

雪花飘飘坠浮云

咱们说一说,受苦受难的朱买臣

朱买臣家住洛阳地

在那谷水大街有家门

朱买臣当初不得地

流落在深山打柴度光阴

桑木扁担肩上放

上面还缠着绳两根

腰里别着砍柴斧

怀里边还抱着圣贤文

朱买臣迈步把山上

在那陡石崖下停住身

陡石岩下停足站

掏出书本念圣文

读的是关关雎鹫一对鸟

在河之洲成了群

窈窕淑女人人爱

君子好逑一片心

朱买臣正然把书念

不好,又只见西北天边起风云

大风刮了两三阵

鹅毛大雪下纷纷

朱买臣一见也不怠慢

迈开大步下山林

迈开大步家门进

才惊动他妻崔氏女衩裙

这一段哪,名叫《朱买臣休妻》,也叫《马前泼水》,朱买臣家住在洛阳谷水大街,他当年不得地的时候,流落到深山打柴为生。这一天打柴来至在内陡石崖下掏出书本正然念书,突然间狂风大作,鹅毛大雪飘将下来。朱买臣一看,呀,大雪封山,我还上哪里打柴禾呀。朱买臣没有打到家一根柴禾,迈步下了高山,回到家内,把这扁担往这门后一竖,可就惊动他妻崔氏啦。

这崔氏呀,是个尖酸毒辣之人,她的心比狼还狠,比那蝎子还毒!一见丈夫回来,恶狠狠地说道:“朱买臣,你回来啦?打的柴禾哩?”

“唉呀,贤妻,这大雪封山,没有打来柴禾,等到天晴,再多打些柴禾,把活赶赶也就是了。”

“咦,朱买臣,没有打来柴禾,叫老娘我吃啥哩,喝啥哩。烧你的骨头熬你的油哩?老娘我能跟你受这罪?”

崔氏女一阵怒气高

骂声穷种你咋不害羞(念xiao

山上有柴你不打

缸里没水你不挑

成天不把活来干

光知道把那书本抱

想当初姑奶奶嫁来时白又胖

到如今,脸皮瘦得象砍刀

再迟三天要不走

小命要在你手里抛

朱买臣你把我休了吧,休了吧

姑奶奶,一会儿我也不想跟你熬

夫妻俩在家一吵嘴

叫隔壁的王婆听见了

老王婆一见也不怠慢

你看她慌慌张张拿面瓢

常言说,搁住好邻居是吃酒带花,搁住赖邻居是披锁带枷。这夫妻两口生气,一吵嘴,叫隔壁老王婆听见啦。老王婆在家一听呀,唉,不用说又是隔边朱家两口子又吵嘴生气哩。常言说,穷为吃,富为穿;穷吵闹,富安然。不用说天降大雪,朱买臣打不来柴禾,家中又腾不上锅啦。唉,朱买臣这孩子可真好啊,可他娶一个媳妇是一个母夜叉,头一年气死她的公公,第二年就气死了她的婆子。成天好吃懒干,一份儿家业都被董完!我不剩挖一瓢秫秫面,到那边去劝一劝他们两口子去。

老王婆端起面一瓢

来到朱家观分晓

见买臣一旁把泪掉

崔氏女一旁怒气高

老王婆上前开言道

你嫂子把那气消消

没有吃的可别吵嘴

吵吵闹闹可都心焦

我给你挖一瓢秫秫面

等天睛,叫买臣再去把柴禾挑

崔氏女一听心头恼

她一拍大腿蹦得高

出言来我不把别人骂

骂了声王氏你个老杂毛

要管管俺一辈子

何必给俺一半勺

你要是不能管俺到老

恼一恼,摘掉你头上的老白毛

老王婆遭了一个大没趣

出得门来气难消

心暗想,我有这面去喂狗

也不叫你摘俺头上毛

记住王婆咱不讲

咱单把麦臣表一表

朱买臣上前去施了一礼,

尊了声贤妻你听分晓

叫我说咱不剩慢慢过

苦辣酸甜往前熬

到以后我要是得了中

我的贤妻呀,状元娘子你应了

“呸!”崔氏女一听肺气炸

骂了声穷种想得高

你没有搬块麻参照一照

你坟上,有没有做官的那棵蒿

你好比粪坑里栽了一棵玉秫秫

弯腰弓脊一撮毛

狗头小,难戴国家的乌纱帽

搭拉肩,难穿爷家的衮龙袍

麻蜂腰,你难系万岁的白玉带

猪蹄子,你难蹬皇家的粉底朝

老天爷就是下三天做官的雨

也淋(轮)不着你那鳖底脑

朱买臣你把我休了吧

姑奶奶我给你过够了

你要休我量拉倒,

要不休,你死我活拚一遭

崔氏女说着怒来带着恼

厨房里操起一把切菜刀

切菜钢刀掂在手

上前去,她对着买臣就是一刀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严正声明:本站文章可以分享,但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下一篇:三怕老婆